?首頁?
? >? 資訊中心? >? 重點報道
加納戰“疫”記
來源:電建市政公司 作者:李瑾 時間:2020-04-03 字體:[ ]

2020年3月28日

“聽說了嗎?3月27日晚,加納總統阿庫福·阿多就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發表電視講話,宣布自3月30日(周一)凌晨1時起對阿克拉市、特馬市、卡索阿市、庫馬西市等地及其周邊地區采取封禁措施,為期14天。”

“美國被新冠狀肺炎感染的人數已經超過意大利,確診人數達到143025例,這次疫情來勢洶洶啊!”

封禁第一天

市政公司加納阿克拉市交通管理工程建設項目部大門緊鎖,但是有一車的物資需要搬運到庫房,現在的加納已經到了雨季,這些物資不能被雨水打濕。全面封鎖的情況下,我們決定自己搬運這些物資。看到它們的時候,我不由得感嘆道:“好大一車啊!”到我肩膀的地腳螺栓,我一次只能搬起一根,但是僅僅只是地腳螺栓就有40噸。項目部其他人為了照顧我,只讓我在旁邊合計數量。這些物資大家搬運了整整一天,因為加納還是夏天,大家的衣服都是汗濕的,當我抱著臟衣服準備在洗衣房排隊時,發現平時晚上才工作的洗衣機今天反而沒有轟轟地運轉,哦!因為大家已經沒有力氣走到它跟前了。

白天的時候,看著軍用直升機在頭頂上飛來飛去,我的心緊張極了,自從戒嚴開始,時常可以看到它們的身影。路上的警察也都帶著口罩,我意識到,在這里戰疫行動的號角終于吹響了。

這里以往安靜的夜晚經常響起交縱的警笛聲,防止公共區域出現無故外出的人們,警笛聲交雜著人們的喊叫聲浮動在院墻外面。晚上每每被這些聲音驚醒,不由得開始懷念自己國內安逸的小家,至少非常安寧。

距離項目門口100米的貧民窟被當地政府拆掉了,這里居住的人沒有錢診治,喜歡聚集在一起唱歌,到處游蕩。我想,他們還沒有意識到這次防疫行動是一場全員參與的戰爭。

出去采購的大廚回來找我消毒的時候告訴我,當地的超市貨架都是空空的,據說有些人在家里儲存了兩年的生活用品,消毒液、含酒精的免洗洗手液等消毒產品被搶購一空,口罩更是蹤跡難尋。他看到很多人從超市出來卻兩手空空。我不知道沒有食物和防疫物資的人接下來的日子里該怎么保護自己,幸好,我們還有。

項目的當地保安每天準時兩次找我領醫用口罩,我知道一天一個人只需要一個,但是他們告訴我留一個在家里用。我猶豫了,雖然口罩十分珍貴,但還是給了他倆,因為我知道,現在外面很難買到口罩。不論在哪里,生命都應該被珍惜。

封禁前一周

“項目大門鎖上,沒有特別情況不能出項目大門,外出人員回來的消毒登記拿給我。”

“防疫物資再統計一遍,發給我看看,每日消耗量也發給我。”

“食堂食物儲備量發給我。”

……

項目負責人揉了揉額角,我知道,他為這次疫情防控絞盡了腦汁。

安全例會上大家分散而坐,這周大家的工作簡單而繁重。加納被感染者已經達到94例了,我們不能讓疫情蔓延在我們這里。

項目每個人每天早上都要來一槍——體溫槍。早上六點半,我還來不及洗漱,匆匆帶上一個口罩,急忙帶著裝備去了食堂。每一個進入食堂的人都要進行體溫測試,還好,大數據都在36.6℃左右,打完飯還要監督大家回宿舍就餐,叼著烙餅并且還沒睡醒的我守在門口一個個記錄著。

一遍遍地盤點口罩數量、每日消耗數量,從辦公室走到庫房,只有三十米,這區區的三十米讓我每天都看到口罩的數量日漸消減。沒辦法,保障職工的身體健康是第一位。

大家對進門消毒這件事情已經習以為常了,遠遠地在項目大門就給我打電話:“我回來了,帶著消毒液給我消毒。”口罩廢棄垃圾桶放在項目部門口,距離辦公區和生活區20多米,進來的人必須把口罩放到專用口罩廢棄垃圾桶內,密封后才能丟棄,心疼塑料袋的消耗量。

已經見不到每天和我說“你好”的當地雇員了,項目要求他們在家待工,現在他們都等待我們讓他們回來,所以目前項目臨建都由我們自己來完成。因為當地人員對新冠狀病毒的危害不了解,防疫措施不到位,我們不能讓他們把病毒帶到我們項目部。

封禁前兩周

“每個人都要把自己的餐具帶回去,不要混用。食堂里餐桌不允許使用,咱們保證分餐制,所有人員進項目部大門必須消毒、登記,都是為了大家好。”

這周多了三項工作……

監督他們回去吃飯,多了一張登記表,每天在太陽下消毒(這是重點,我都曬黑了)。

加納已經發現19例新冠狀病毒肺炎患者,看著當地人依然載歌載舞,我真是佩服他們,“心大”這個詞語是專門為他們量身定做的吧!

今天又和保安發生了沖突,我問他們:“既然發給你們口罩為什么不佩戴?”他們竟然告訴我帶上去不舒服,“我當然知道這里這么熱戴著口罩不舒服,但是們可能會把病毒帶進來知道嗎?”面對英語水平一般的我,他們當著我面會把口罩帶上,一會兒就摘下來。我再屋里告訴自己握拳、深呼吸、不生氣、帶好我自己的口罩,可是想讓他們正確佩戴口罩,該怎么和他們說呢?

封禁前三周

加納阿克拉確認了第二例新冠肺炎病例,疫情的陰云即將覆蓋這里。

今天輪到我去送飯,我全程在車上,看著當地外出戴口罩的人還不多。他們透過車窗看到我戴口罩,眼神里透出詢問“你還好嗎?”在他們眼里,只有病人才戴口罩,以免將病毒傳染給別人,健康人戴口罩是不可思議的。

今天項目負責人又讓人買了一批口罩,酒精、消毒液,奇怪,之前不是買了很多還沒用嗎?眼下想找到安全可靠的口罩,難度比現場施工要大得多。采購人員減少了外出次數,除了采購必要的生活用品,能不出門就不出門。

分包隊伍的人來會議室了,竟然沒帶口罩!給他們每人消毒后分發口罩才能進會議室,他們不看新聞嗎?不知道疫情的嚴重性嗎?雖然遠在異國他鄉,但我們可是無時無刻不在牽掛著祖國、關注著國內疫情動態。

自國內疫情發生以來,加納項目負責人立即調整工作計劃,一方面密切關注國際疫情發展和輿情動向,一方面安排聯系多渠道購買防疫物資。同時部署應急預案、提前做好防疫物資儲備、安排專人積極開展防疫宣傳、做好正向引導、確保中阿職工做好個人防護、嚴格執行檢查消毒,在做好各項防疫工作和后勤保障的同時確保安全生產……一項項工作迅捷、有序、周密地安排下去,在他的帶領下,大家都積極行動起來。正是因為工作開展有預見性且迅速有力,當加納疫情發生的時候,場站內已經做好了充分準備,防疫工作有條不紊,項目部日常工作生活井井有條。

沒有什么鴻溝不可逾越,沒有什么困難不能克服,沒有什么烏云不能散開。們在加納將攜手共度這段時期,終將迎來春暖花開。海內外將士凝心聚力,共同應對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祖國請放心,集團請放心!


【打印】【關閉】

瀏覽次數: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免费A级毛片-国产av在在免费线观看-可以免费观看的av毛片-在线v片免费观看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