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資訊中心? >? 行業信息
解碼三峽工程|十年見證“175米”
來源:三峽集團 時間:2019-11-04 字體:[ ]

2019年10月31日8時,當江水緩緩升至三峽大壩上游面標有“175米”紅色數字的標記時,又一項關于三峽工程的“大事記”,誕生了。

當日,三峽水庫2019年175米試驗性蓄水圓滿完成,這是自2010年以來,三峽水庫連續第十年實現蓄水目標,將為今冬明春的供水、航運、生態、發電等提供有力保障,水資源利用效益巨大。

2008年,三峽水庫首次啟動175米試驗性蓄水。2010年,首次實現175米試驗性蓄水目標。達標蓄水的這十年,三峽庫區和三峽樞紐建筑物持續安全穩定,從防洪限制水位145米,到正常蓄水位175米,上下30米的水位升降之間,三峽工程貯藏著諸多超強能力。

在汛期,它能削峰馴洪,保護億萬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蓄水后,險灘暗礁不復存在的三峽庫區長江航道,萬噸級船隊可自由通行;在建設“美麗中國”的全民愿景中,它貢獻了超過1萬億千瓦時的清潔電能,相當于200多萬公頃闊葉林在呼吸……

圓滿完成蓄水的這十年,見證了三峽工程賦予中華民族治水興邦百年夢想新的現實意義與高度的全過程。

防洪:演繹現代版的“大禹治水”

2019盛夏,湖北秭歸縣城迎來好幾場大雨。8月8日晚8時,濃霧再次升起,一場4.5萬立方米/秒的洪水從上游奔流至此,但卻沒能在這個寧靜的小縣城掀起一點兒浪花。

人們將那道擋住洪水的墻,稱作“三峽大壩”。

據史料記載,從漢朝開始到清朝結束的2100余年間,長江洪水平均不到十年就有一次大的泛濫。徹底根除長江洪患,被視為治國安邦的大事。三峽工程,在治水興邦的國人期盼中應運而生,防洪成為其首要任務。

三峽工程緊鄰長江防洪形勢最為嚴峻的荊江河段,防洪庫容 221.5億立方米,占長江上游已納入聯合調度的水庫群防洪總庫容的六成多。在“硬件設施”優越的情況下,三峽集團又聯合相關單位,對防洪的“軟件設施”進行打磨,創新性地在防洪補償調度方式、汛末提前蓄水方式等方面對防洪調度進行了優化。

2012年7月,三峽水庫出現建庫以來最大入庫洪峰71200立方米/秒,三峽水庫攔洪削峰錯峰,大大減輕了長江中下游河段的防洪壓力。

自具備擋水條件以來,截至2019年汛末,三峽工程累計攔洪運用51次,總蓄洪量約1530億立方米,將荊江河段防洪能力由不足十年一遇提高到百年一遇,即使遇到1870年那樣千年一遇的特大洪水,配合荊江分洪等分蓄洪工程的運用,也可保荊江河段防洪安全。

“多年調度實踐表明,三峽工程發揮了重要的防洪作用,取得了巨大的防洪減災效益,是減輕中下游洪水威脅,防止長江發生特大洪水時可能出現毀滅性災害最有效的措施,是當之無愧的長江流域防洪體系的關鍵骨干工程。”中國科學院院士張楚漢高度評價。

航運:創造詩詞外的“高峽平湖”

平靜開闊的三峽大壩上游面,一艘載有數百輛小汽車的大型貨輪正逆流而上,朝著重慶方向平穩駛去,一串浪花在船尾散開,隨即又快速消失。

從“自古川江不夜航”,到“高峽出平湖”,宜昌至重慶660公里的川江航道早已改換容顏。狹窄河道沒了,水流不再洶涌,夜間行船的燈光將水面照耀得如浩瀚銀河。

三峽工程蓄水,改寫了長江這條世界第三大河流的水運發展史。

2003年,三峽工程進入圍堰擋水發電期,壩址至重慶間100多處主要灘險、46處單行控制河段、25處重載貨輪需牽引段逐步消除。

2008年,三峽水庫175米試驗性蓄水開始后,庫區長江干流回水可至重慶,上游航道加深擴寬,庫區航道單向年通過能力由建庫前的1000萬噸提高到5000萬噸以上,不僅萬噸級船隊能直達重慶,還實現了全年全線晝夜通航,長江航道成為名副其實的“黃金水道”。

不僅如此,蓄水后的三峽工程,在降低航運成本、提高船舶航行和作業安全度、推進船舶標準化進程、促進航運相關產業發展等方面亦有突出貢獻。據測算,庫區船舶單位千瓦拖帶能力,由建庫前的1.5噸提高到了目前的4至7噸,油耗明顯下降。

深秋時節,幾艘大型貨船停靠在三峽船閘引航道內,等待工作人員打開通往遼闊水域的閘門。

隔著一座小山丘,與三峽船閘遙遙相望的三峽升船機內,一艘貨船也正搭乘“電梯”,從海拔175米高的上游水庫平穩降到海拔64米的下游。隨著三峽升船機的投入運行,三峽工程的通航調度靈活性和通航保障能力得到進一步增強。

據統計,截至2019年10月,三峽樞紐通航建筑物累計貨運量已超過13億噸,進一步拓展了三峽工程的通航效益,有力推動了長江經濟帶的發展。

綠色電能:游弋在能源結構里的“清道夫”

一度電能干什么?它能讓普通家用冰箱運行24小時。一萬億度清潔電能又有多厲害?它不僅能滿足一億個三口之家將近6年的用電量,還可替代3.8億多噸標準煤燃燒。

這種硬核實力,誕生在2017年3月1日12時28分,目前世界上規模最大的水電站——三峽電站里。彼時,三峽電站歷年累計發電突破一萬億度,成為我國第一座發電量突破一萬億度的水電站。

坐擁32臺巨型機組的三峽電站,總裝機規模2250萬千瓦,年設計發電量882億千瓦時,是我國“西電東送”和“南北互供”的骨干電源點。

長期以來,三峽電站保持著長周期安全穩定的運行態勢,巨型機組“得令就能開機”“開機就能發電”。安全、穩定、可靠的清潔電能,讓三峽電站光榮承擔了2003年以來歷次黨代表會、歷年全國兩會、北京奧運會、上海世博會、杭州G20峰會等重要會議和活動的保電任務。

截至2019年10月,三峽電站累計生產的清潔電能已突破12700億千瓦時,在優化能源結構、維護電網安全穩定運行、實現全國電網互聯互通、促進節能減排等方面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生態保護:再現“魚戲蓮葉間”之美

三峽工程185平臺珍稀植物示范園內,一棵身姿挺拔的楠木樹立于其中,綠葉蔥蘢,冠如華蓋。

2008年,三峽集團長江珍稀植物研究所的工作人員將這棵樹從三峽庫區搶救回來,當時的它并不像今天這樣身姿挺拔,經過多年精心的培育養護,它最后被移植到了三峽大壩長江珍稀植物示范園。

2018年4月24日,習近平總書記視察三峽工程時,親手為它培土澆水。“三峽地區風景如畫,你們還把植物保護工作做得這么好。你們的工作非常有意義,是造福子孫后代的事情。”習近平總書記對三峽集團長江珍稀植物研究所的科研人員說。

這棵楠木樹,僅僅是三峽集團在三峽工程建設運行過程中遵循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理念,加強水電工程全生命周期生態環境保護的一個縮影。

走進三峽集團長江珍稀植物研究所,珙桐、疏花水柏枝、荷葉鐵線蕨等難得一見的珍稀植物,在這里隨處可見。這些記錄著三峽地區億萬年來地理、氣候和生物信息的“移民”植物原本瀕臨滅絕,卻有幸能在這里重新安家。

截至2018年底,三峽庫區的560種珍稀植物已得到有效保護,沒有一種植物滅絕。通過組培、扦插與播種等方式,5.5萬余株珍稀植物苗木得以繁育。到“十三五”末,保護植物將達到1000種。“這些珍稀植物已用于三峽右岸84平臺、葛洲壩防淤堤、雞公嶺生態修復等工程”,長江珍稀植物研究所副所長黃桂云說。

時間回撥到2019年春季,隨著長江水溫持續回升,長江青草鰱鳙等四大家魚進入主要繁殖期。三峽集團中華鱘研究所的科研人員,也開始將2019年三峽水庫生態調度工作擺上議事日程。

對許多人來說,“生態調度”是個陌生的詞匯,但對于長江四大家魚來說,卻是繁衍生息的重要保障。開展生態調度實驗,就是為了在確保洪水風險可控的前提下,通過營造人工洪峰,為長江四大家魚產卵繁殖創造合適水溫、合適漲水過程等有利條件,從而促進長江漁業資源恢復和長江水生生物多樣性保護。

自2011年以來,三峽水庫已連續開展13次生態調度試驗。2019年生態調度期間,長江四大家魚自然繁殖對生態調度形成的人工洪峰有明顯響應,其中湖北宜都斷面四大家魚產卵總規模高達30億顆左右,再創歷史新高。

行百里者半九十。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在即,進入正常蓄水運行期指日可待,它所承擔的國家和民族使命將厚植于蓄水運行的全生命周期,悠遠綿長,福澤兩岸。


【打印】【關閉】

瀏覽次數: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免费A级毛片-国产av在在免费线观看-可以免费观看的av毛片-在线v片免费观看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